????他都不想啊喂……

????可是只能二选一啊喂……

????杨显忠还在一边鼓励他:“你再想想?可儿除了你之外,就没几个别的情人?”

????一个不够还几个啊喂?未婚夫真哭了。

????在王怡真和杨显忠的瞪视下,未婚夫抖的跟筛子似的,但最后还是摇了头。

????“可儿……可儿不会的……她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……她不会、她没有、你们……你们不能因为她死了,就这样污蔑她。呜呜呜……我的可儿啊……我……我怎么就胆子这么小,我怎么就不敢带她走啊……”

????王怡真有点吃惊。

????这未婚夫白长着高大的个子,其实胆子还是挺小的,他之前要是救火的时候真有胆往里冲一冲,估计现在也不会落得被怀疑的地步了,王怡真本来想着,他在二选一之间,大约宁可戴绿帽子了,因为不管怎么说,可儿半夜私会情人是真,未婚夫只有选了绿帽才能洗清自己的嫌疑,哪怕他说不出人名,多骂两句“没想到可儿是这样的贱人”,也算是开脱了。却没有想到,真面临生死关头时,他却不肯多说这位未婚妻的半点坏话,这种说词,不就相当于承认可儿半夜里私会的只可能是他了吗?

????对于本人来说,人死如灯灭,但对于外人来说,姑娘家,就算死,名节也很重要。

????若可儿私会的不是未婚夫,说明她背叛了未婚夫,未婚夫却没有为着自己,朝可儿的头上泼黑水……虽然胆小,但至少善良,王怡真叹了口气。

????“你也别太伤心,我是说,你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?既然是你的未婚妻,你们也该是天天在一处吧?半点都没察觉?”

????“我我我……我们没有天天在一起啊?”未婚夫擦了一把泪说道:“我倒是想天天同可儿在一起,但是可儿她爹娘……不同意啊。”

????“你们不都未婚夫妻了吗?不什么可不同意的?”李奕城也插嘴问道。

????“我我我……我们是私订的终身。”未婚夫说道。“她……她肚子里还……可儿在我的心里,早就是我的妻了……”

????未婚夫名叫莫应。莫家杂货铺子里东西多,但凡是女人,大都爱逛街,两家铺子离的不远,可儿一家买日常用品,多都是到莫应的店里买的。这个爱她娇俏可人,那个爱他高大善良,两个人就看对了眼。

????本来说吧,莫应是杂货铺子的少东家,可儿是字画店掌柜的女儿,按说该是灰姑娘型的故事,可是可儿的爹却觉得就算是杂货铺的少奶奶,也不过就是管人管帐管货的辛苦活,可儿的爹想将女人嫁给贵人做妾,可儿不愿意,父女两个就闹起了,更禁止女儿出门,可儿一气之下,便约着莫应一起私奔。

????“这京中的姑娘,但凡是有了心爱之人的,便都想学当然的肖婉儿与人私奔,可是……可是我实在下不了狠心,我家里就有一个独子啊,我更不想让自己未来的孩子落得同肖婉儿长女一样的下场,我就想着,来求亲,结果可儿的爹当着我的面说,就算是死也不会把可儿嫁我,可儿当时就气得说,那就大家一起死了算了,她……她一直比我有主意,看着娇娇弱弱的,行事倒比我爽快,我们两个在一起也是……前两天,可儿又来找我,说她一定要同我在一起,约我私奔……我,我让她再等等,本来今天……就是想再上门来提亲呢,可谁知道……”莫应边说边哭。

????嗯,看来还是女追的男,但能不能不要有点事就捎上别人的亲娘?

????王怡真想着当时未婚夫想冲火场又不敢时的犹豫,听到她说人死了,却果断就放弃了,莫非他本来觉得这火起,是可儿自己放的?感觉莫应的感情,似乎不如可儿投入的多,比起可儿玉碎瓦全般的爱情来,莫应更注重世俗的看法了观点,也就是说,可儿想轰轰烈烈的私奔,莫应想小桥流水的过日子,两个人对未来的规划有了分歧,却苦于可儿父亲阻拦。

????“她父亲都禁她的足了,你怎么还能收到她的消息?是谁替你传话?”王怡真问道。

????“是缘古阁的掌柜娘子。”莫应说道。“缘古阁的掌柜娘子同可儿的母亲要好,两家离得近,都是常来常往的,她……她同情可儿,在可儿禁足之后,便常常替她传话,她从可儿这边得了话,再让她儿子传给我,我同李言义年纪相近,也常来常往。”

????王怡真能说什么呢,“喂……你平常读书吗?”

????“啊?”这又是什么灵魂拷问,莫应本来正沉浸在伤心中,被这么一问,下意识的回道:“我虽识字,会算账就行,又不考状元,做什么要常读书?”

????杨显忠笑道:“姑娘的意思是,你这经历就像是故事是的,其实这些样的手段,好些故事中都写过的。

????“没错,有空多读书,没空的话,多听评书相声,人从书中乖,杀人探案的故事听得多了,对于这些事情,自然就能多几分思路。”

????莫应:“……”他一个杂货铺少东家,为什么要对杀人案有思路?

????但王怡真这么说了,蓉蓉小姑娘也一点的赞同:“还该多听些才子佳子私会的故事,才会对怎么私奔有思路。”

????李奕城也点头道:“还该多看些绿林高手的故事,对于怎么杀人也会有思路。”

????连杨显忠都赞同道:“姑娘说的不错,我就常常看些四大公案之类的故事,我想想,我记得是《包公案》第一则阿弥陀佛讲和一篇中,就有这样的故事。”

????莫应已经不想再说话了,他被人冤枉,是因为读书少?

????李奕城来了兴趣:“咦,这《包公案》可是当年肖婉儿……呃,肖夫人闲来无事写就的杂谈之一?我记得里面尽是冤魂诉天的案子,是个什么故事?”

????王怡真:“……”亲娘来,《包公案》都当杂谈来写,你怎么抄得下这么大的脸啊。不过自己的娘作下的死,倒也没坑着她什么,这世间即不会有人来告抄袭,也不会有人来抢版权,再说人都死了,随她吧。

????王怡真点头说道:“是的,其实好多人本身都是激情犯罪,失手杀人后,想要掩盖现场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曾经听过的犯罪故事,潜意识就会忍不住重现那里面的毁尸灭迹、或嫁祸手法,那么反向推理,从《四大公案》这些故事中,也可以梳理出类似的故事来对比。刚刚她说的那个故事就是,一个姑娘托一个婆子跟心仪的少年定约,结果婆子没有告诉少年,反倒告诉了自己的无赖儿子,那儿子夜间去同姑娘私会,姑娘不从就把姑娘全家都杀了。”

????莫应叫道:“你……你是说李言义?”

????“不然呢?你说李家婆子给你和可儿传话,可是她有将可儿约你昨夜私奔的消息传到吗?又有将你不肯私奔今天再提亲的消息传回可儿吗?可儿打扮的齐齐整整的,揍着首饰盒子等情郎,为什么来相会的情郎却随身带着刀子?”王怡真说道。说完了看杨显忠眼神古怪的望向自己,反问道:“我说错了?”

????杨显忠笑道:“没有,姑娘博览群书,您说得对。”

????这明明是常理推断,属于生活智慧,跟博览群书有毛线的关系?

????王怡真继续说道:“来人随身带刀,可见得本来就是心虚,怕人撞破,若是你的话,你来见有私情的女子,会害怕被人发现吗?”

????莫应苍白着脸点头:“当然怕啊。”要不然他不敢来了。谁家看见女儿私会男人,不会打断那男人的腿的?当初他同可儿私会,就曾经发散思维想过,若以后生一个像可儿般漂亮的女儿,被哪家的野小子拐了,他一定往那人嘴里灌辣椒水。

????王怡真都不想再跟这怂货说话了。倒是李奕城说道:“怕什么?你同那可儿有私,是可儿自己愿意的,她怀着你的娃,你人都摸到她房间来了,你们亲亲热热的把事办了,怕被发现的该是她的家人才对啊?”

????你看,这才是年轻人正常的反应呢。

????

章节目录

才女成长策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孤城365bet 动画_365bet官方吧_365bet赌城网上充值只为原作者讲冷笑话的阿兰的365bet 动画_365bet官方吧_365bet赌城网上充值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讲冷笑话的阿兰并收藏才女成长策略最新章节